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巡回“小法庭” 维权“大文章”

发布时间: 2017-04-17 12:30 阅读 1117 次

  日前,云南省高院携手百度地图正式上线“百度地图·云南旅游巡回法庭”,至此云南省70个旅游法庭、73个巡回审判点的位置在百度地图上都能准确查出。据悉,该套定位系统能让游客在出现旅游纠纷时,只要通过电脑或智能手机搜索,就能查询到离自己最近的巡回审判机构的地址、联系法官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等基本信息。

  云南省高院的此次创新举措,正是旅游巡回法庭走向成熟的一个缩影。自2002年4月,海南三亚创建第一家旅游巡回法庭以来,旅游巡回法庭就在不断探索中在全国多地茁壮成长。

  当前各地旅游巡回法庭究竟有什么作用?近年来有哪些实践?积累了哪些宝贵经验?中国旅游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采访。

  游客维权进入“快车道”

  2016年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旅游局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促进旅游业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人民法院要不断夯实基层基础,有针对性地加强旅游景区等游客相对集中区域派出法庭建设和巡回审判工作。

  事实上,为维护旅游市场秩序,加强旅游市场综合监管,不少地方纷纷开展了旅游巡回法庭的实践。

  “各地景区基于频繁的旅游活动和众多的到访游客,难免产生一定数量的旅游相关纠纷。由于法律法规的不健全,导致旅游矛盾纠纷和争议无法通过基于市场自治、契约自治来自行解决,往往需要司法机关介入,旅游法庭正式基于这种现实需求而设立的。”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研究会副秘书长李广说。

  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旅游巡回法庭是巡回法庭中根据审理对象不同而设置的特殊法庭,主要针对旅游活动异地性、流动性的特点,为快速解决纠纷而设立的流动性法庭;旅游巡回法庭具有“快审快执”的特点,有利于及时、有效化解旅游纠纷。同时,巡回法庭还义务为景区游客和景区发展提供法律服务,对在审理旅游纠纷案件中发现的问题向有关单位提出司法建议。

  2002年4月,海南三亚创建第一家旅游巡回法庭,开始走进天涯海角、南山和亚龙湾旅游景区,成为当时全国首批新模式法庭。

  2014年3月,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组建旅游审判庭并开展旅游巡回审判,成为四川首个旅游审判庭,为游客和景区商家提供了“两厅四站一中心”司法服务网络,即科技法庭和车载巡回法庭、四个景区法官工作站、法律诉讼服务中心。

  江苏盐城大丰区全域旅游服务中心主任朱翰威介绍,当地旅游巡回法庭于2016年12月成立,有工作人员15名,在当地知名景区分设4个旅游巡回审判站。“在全域旅游发展格局下,通过建立这种机制不断实现高效妥善调处相关案件。”

  截止到2016年3月,福建已在相关旅游景区设立12个巡回法庭,进一步将“放心游福建”旅游服务承诺落到实处。该举措也成为巡回法庭直接进入景区的重要尝试。

  当前,北京、河北、安徽、广西等全国多地旅游巡回法庭也纷纷在旅游景区亮相。

  打通服务“最后一公里”

  经过多年探索与实践,相关地方的旅游巡回法庭根据当地实际情况,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力图建立一套快速解决纠纷的模式。

  2011年开始,三亚旅游巡回法庭通过近10年的尝试,逐渐形成较为完善的针对旅游纠纷一律使用的简易程序,制定出了“三定、四就、一重、两免”的审判工作机制。“三定”即定期、定点、定人,“四就”即就地立案、就地审理、就地调解、就地执行,“一重”就是注重调解,“两免”就是对小额旅游纠纷案件免收诉讼费和申请执行费。

  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旅游审判庭庭长黄春英透露,旅游审判庭受理案件至今,最快结案时间是半小时,最慢结案时间从未超过一周。据悉,三亚还创建了“110”旅游审判新模式,即快速赶赴现场,快速受理、裁判、执行案件,及时有效化解旅游纠纷。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介绍,旅游法庭的成立,可以有效应对旅游服务不可贮存及旅游过程的流动性、缔约形式的不规范性可能带来的问题。

  峨眉山市旅游法庭则在快速信息化上做文章,率先建成科技含量很高的“两庭六系统”。峨眉山市人民法院副院长任辉说,“两庭”是指“数字化科技法庭”和“车载旅游巡回法庭”,数字化科技法庭具备同步录音录像、同步录入、同步显示等功能,方便当事人和社会公众了解并监督庭审行为;车载旅游巡回法庭是在车内部集成了现场办公、同步录音录像、无线图像回传、远程电子签章等信息化装备,实现了将审判法庭和普法宣传延伸到景区主要景点、山间院落;而“六系统”是指网上办公办案、案件信息公开查询、远程视频会议、楼宇监控、远程电子签章、多媒体信息发布等六大信息化系统,实现了从法庭到省高院的四级联网。

  据介绍,贵州一位游客去峨眉山旅游,入住峨眉山两河口招待所,饮酒后不慎造成意外摔伤,与该所产生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峨眉山车载旅游巡回法庭迅速启动,接到投诉后,马上到现场了解情况,开展纠纷调解工作,当天便快捷、高效、妥善调处了该起纠纷。

  “2014年3月至今,法官进工作站500余次,现场接受咨询1800人次,共办理涉旅纠纷105起,其中判决17起,调解88起。”任辉说。

  旅游巡回法庭更有“底气”

  “旅游纠纷一般标的并不大,加之游客停留时间又短,适用普通司法程序根本就等不及,旅游巡回法庭解决纠纷以调解为主,应发挥多个相关部门的能动性,积极完善旅游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翟向坤说。

  近年来,为行之有效地处理旅游纠纷,各地旅游部门主动出击,积极和多部门联动,加强彼此间协作,让旅游巡回法庭开展工作更有“底气”。

  2012年,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在三亚市旅游委质量监督局设立旅游巡回法庭,派驻工作人员定点办公。三亚市政府成立旅游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处理旅游纠纷。2013年,三亚市旅游部门牵头,组织各酒店、旅行社推选出一到两名负责处理旅游纠纷的联络员,负责所在单位与相关职能部门,并制作了联络员“花名册”。“此项举措极大方便了旅游巡回法庭处理纠纷时了解案情。”黄春英说。

  2013年12月,上海启动旅游纠纷诉调对接机制与旅游巡回法庭工作,并建立了“旅游律师、法官志愿团”公益服务制度,邀请20余名在职律师和退休法官作为兼职调解员,以独立第三方身份参与调解,大大提高了旅游纠纷调处的效率。

  2015年,黄山旅游巡回法庭与景区管理、旅游主管、行业协调等部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及时向相关部门反馈处置旅游纠纷中发现的行业弊端及隐患并提出解决建议。黄山法院研究室相关负责人说,黄山法院积极完善旅游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实现了立案分流、诉前调解、速裁速决、司法确认、委派委托调解等工作环节和内容高效衔接和流转,使旅游行业内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及时得到矫正。

  谈及下一步工作,任辉说,峨眉山旅游审判庭将围绕“旅游审判专业化、司法服务特色化、普法宣传新颖化、纠纷调处多元化”的工作思路,谋划发展,创新突破,畅通与各职能部门之间的联系渠道,向黄山旅游巡回法庭学习经验,建立旅游审判联席会议制度,构建旅游纠纷大调解网络,实现化解涉旅案件的无缝衔接,力争将纠纷化解在现场、解决于诉前。

  “对于解决旅游纠纷和争议而言,旅游巡回法庭是很好的尝试,在现阶段、部分地区起到了较好的作用。”李广说,目前,各地的旅游法庭不仅承担了纠纷处理、裁决的职能,更承担起了普法宣传的工作。旅游秩序的整体好转,更需要旅游活动参与各方增强诚信意识、契约精神,也需要进一步健全旅游法律法规,尽快完善和建立民间、行政等多元的纠纷解决机制。(中国旅游报 沈仲亮 实习记者 冯豪博)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提示

请输入搜索关键字!

确定